To be alive is disgusting
我會忘記很多事,忘記很多人, 甚至連自己, 我都想忘記.但是我忘記你,還不如忘記我自己
剩餘物。
很久很久沒有寫過東西了
思維變得像沼澤一般

他們 對我的溫柔 一直都在
要是能夠這樣記得就好了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吧

時間不長久 記憶不長久
我只迷戀少年的愛
望他多年以後記得

分到了自己喜歡的科目
文字變得蒼白 淡淡輕輕
不再是自己認為的完整的世界

日子不咸不淡
養了一隻貓
學了一段曲
剪了一頭發
拒絕一次邀請
出門一次旅行

閉上眼睛 是一整年份的光

回憶幽暗 堪比踏過的胡同弄堂
妄想鯨魚 癱軟在海洋里
不咸不淡 仍是活著

持久的單薄被保持下來


Vision. Vision.
[零]
恩慈
南方
日食
飽和

[壹]
恩慈
他那時候還不知道這個詞會有那么大的分量,疼痛足夠將他的心臟擰碎。然后匯成一彎涓涓細流,向隱藏在萬物之后的巨大的光之河匿去

瓜繼那次事情發生以后開始安靜地趴在獄寺的大腿上,那樣乖巧有如一樽玉雕。時不時伸出爪子輕輕撓一撓獄寺的手掌,仿佛知曉他的心事一般
在沒有山本武的日子里,瓜就這樣陪伴著他
有時候他帶它去彭格列醫療室,讓偶爾出現在這里的風太給瓜打針輸液,他則用右手輕撫著瓜最為柔軟的肚頰
然后他會去廚房端來瓜的例湯,并為它理好魚肉,看著它慢條斯理的吞下
瓜會在午后睡一場松軟的覺
陽光會以奇妙的角度穿透進來譜寫一曲歌,灰塵被放大到明晰甚至都可以感觸到它們細小的舞步在臉頰上邁出,有如海洋里膨脹柔軟的浮游生物
然后獄寺會點燃一只Seven Stars,食指與中指緊緊盤叩住煙蒂,奇怪固執的手勢如同他自身一般,帶著片刻的灰暗與蒼白

殺人
吸煙
鋼琴
進食
觸摸
寫字
他沒想過他的手有這么多的用途
做愛的時候緊抓住身下的床單
親吻的時候將那人的臉龐扳正
擁抱的時候吊掛在那人的頸項

他那個時候以為 他們可以這樣 靜好的過完這一生
一起親吻甜食的草莓 一起漫步整個煙霞

他的手真的很好看。指尖是帶著櫻花花瓣的粉紅色,指甲有淡淡的光澤被修理得很整齊,手指修長有勁
無名指上的方戒指耐心悠悠地溢著滿滿的光
它有名字 叫做 慈
山本武也有一枚 圓戒 叫做 恩
恩慈 恩慈
他找出十年前山本用來穿戴彭格列指環的鏈子脫下方戒套進去,再將鏈子掛在瓜的脖子上

他突然間很想彈鋼琴,甚至還可以譜一首曲
獄寺站起身走出房間去往鋼琴室拿紙譜

早在別人以為他不知道那件事之前 他就已經知道
山本武跟云雀恭彌私奔

比起赤裸裸的傷害來,他更討厭欺騙
比起千瘡百孔,一無所知更加不幸
很快,他的身影融在空蕩走廊的遠景里,暗紅色的襯衣邊角也邈遠得看不清晰有如他藏匿在心臟里空出一枚指環的距離
咫尺天涯


窗臺上有人逆著光對他的背影微笑,銳利鮮明的輪廓
隱隱約約看見他棱角分明的下巴上有一刻明顯的劍痕